Aquila-Lyra

爱维勇~~透明小写手一枚~欢迎关注~

 

救命!有人斗殴啦

我怂……然后全部发吧😂多高产!(骄傲挺胸!)
依旧 @Puerility
麻瓜维×巫师勇
原作背景下
部分HP背景
我就是个勇吹 没救的那种
OOC一定会有
前面(一)中午发了,看过的小伙伴直接跳到下面就好

(一)
       “天啊……”拉长的尾音里带着颤抖,语气里是满满的迷茫。维克托此时正站在一群人的背后,和他的冰场小伙伴一起,被那群站在前方的黑衣人围得严严实实。而这群黑衣人的领头人站在前方对他的感叹置若罔闻。
        “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了协约?部长先生?”,“我实在是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东西给了你勇气,使得你像一只巨怪一样地冲进这里,来我面前狂吠。”……这句话说完,偌大的冰场霎时静了下来。就连呼吸声都带着几分小心翼翼地意味,周围的空气在霎时间变得沉闷,压抑得有些可怕。就连“冰上幼虎”尤里·普利赛提都不由得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个站在前方的领头人,“喂,你……”话还没说完,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就被那个领头人扫过来的目光震住了。蠕动了几下嘴唇,尤里最终还是选择了闭嘴,老老实实的站在了原地,只是眼里的震惊迟迟无法消散。
         此时,维克托一行人还处在震惊得无法自拔的状态里。他们的面前站着两帮人,面对面的站着,两帮人周围的空气若是要实体化的比喻,那便是一条已经绷到了极限的琴弦,稍微有一点点的不平衡力出现就会将这根弦彻底蹦断。靠近维克托的那一方人,身着黑色的——长袍。好吧,原谅维克托一下,长到这么大,他还没有真正见过这种款式的衣服——在小说或电影里倒是略有耳闻。宽大的袖子让整件衣服的实用性大大降低,毕竟这么宽大的袖子实在是不方便动作。这群穿着黑色长袍的,显得略年轻的人,站在维克托一群人的前方,像一堵墙似的,将维克托他们护在身后。而另一伙人则穿着统一的深蓝色的制服站在黑袍人的对面。双方对峙,大战一触即发!在场的人都不由得摒住了呼吸。这严肃的气氛在黑袍人的领头人说出了那番话后变得更加凝固。就在维克托他们怀疑自己是不是会被憋死的时候,其中一个黑袍人突然间轻笑了一声——满满的嘲讽!维克托敢用他的发际线发誓!他绝对在刚刚那声轻笑里绝对听到了嘲讽,“天啊,他居然是这样的人?”维克托难以置信的想着。而与此同时,对面那位“部长先生”逐渐涨红了脸——绝对是被气得。“看来我没有猜错,哈?原来真的有一些活腻了的、脑子里塞满了芨芨草的,嗯——你的同类?给了你炫耀的资本、对吧?”黑袍人领头者极其慢条斯理地,每句话都停顿一下,嘲讽着对面的人。“这也许使你本来就已经巨若圆盘的脑袋更加膨胀了……”“你闭嘴!你身为巫师,却总是逗留在麻瓜界、你抛弃你在魔法界的事业,却跑来麻瓜界混得风生水起。哼!现在,魔法部怀疑你在麻瓜界逗留,是因为你在麻瓜界有同伙,你们想对魔法部甚至是魔法界不利!”,“部长先生”一边说,一边不断收缩他那胖若母猪的身材,不难看出是气到了极点。维克托发誓:看到这位部长先生以后,他再也不会叫他亲爱的学生为“小猪猪”了。面前这位部长先生,绝对是猪的最佳代言人。想着,维克托便不由得将眼神慢慢的转移到那个黑袍人的领头者上——他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不敢置信和疑惑。
       这位“现代活传奇”,“冰上的皇帝”、“俄罗斯的英雄”怎么都想不明白,他可爱的、无害的学生——那个拥有这黑发棕眸的日本男人,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毒舌?!怎么会在看到那群无缘无故就突然出现的那一帮蓝色制服的人以后,就不知从哪里取出了一根小木棒,大喝一声——站上前去了,拉都拉不回,顺便还叫了一伙人……完全不知道这两帮人是怎么凭空出现的,他们为什么都举着一根小木棍?到底发生了什么?圣彼得堡的训练冰场门口前,正准备前往聚会的俄罗斯花滑国家队的一伙人,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迷茫。
        那头双方对峙,形势一触即发。这头被勇利赶到身后的维克托一群人发生了一些状况。“维克托,你···……”尤里看着旁边的人,不由得略带担忧的喊了一声,毕竟维克托这个状况真的很有问题,绝对不容忽视。看看他,这又哭又笑的表情?这西子捧心般的动作?还有这欲言又止的以高频率不断颤抖的嘴唇?您这到底是要干嘛?听到尤里罕见的一声维克托,米拉他们不由得齐齐转头,望向维克托。“他太棒了,呜呜呜,他太棒了……呜呜呜,他怎么能这么帅?他比我还帅啊,呜呜呜。我的勇利,呜——他太棒了。我爱他,呜……我爱他的毒舌,我爱他的黑袍子,我爱他的那根小木棒……他是我的神。呜……”
(二)
        身后的躁动无疑被那群黑袍人听的一清二楚,其中一个听完“活传奇”的哭诉,忍不住抽搐着嘴角:“勇利,那个。你教练,还好吧?你要不要替他检查一下?魔药还是很好使的……”领头者拿着“小木棍”的手忍不住地抖了两抖,最终只能无奈的扶了扶额。“算了,速战速决吧。反正魔法部那边想把福吉整下台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赶紧处理好,我好去给我家那个三岁教练解释。”听罢勇利的解释,那人不由得同情的看了看勇利,又看了看对面的福吉部长。清咳了几声,说:“部长先生,我们一向喜欢实力说话和证据说话··。但是你上来二话不说就把罪名安了过来……嗯,身为一个有卓越功勋的巫师,勇利没有理由接受这种冤枉。所以,抱歉了……”话音刚落,那黑衣人的领头者——就是胜生勇利——手腕一抖,一道光芒从手中的木棒瞬间闪出,这就像是一个冲锋信号一般。两伙人在霎时间缠斗在一起,各种各样的光芒从他们手里的木棒发射出来,有些光芒被双方灵敏的躲开,有些则被打在了人的身上,瞬间见血。
        越是看起来美丽而无害的生物,便越有杀人夺命的本事。比如维克托他们先前看到的那些小木棒。不过也就十一二英寸,手指粗细罢。这一边,胜生勇利大喝一声,不知是喊了一句什么,一道凌厉的红光就从那木棒闪出,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其中一个深蓝制服的人。那人虽然有所察觉,快速的向后仰,但那红光似乎是有自主意识似的,猛然下滑,冲着那人的面部而去。那人最终还是躲闪不及,前半身仰倒太多使自己重心不稳 ,仰面摔倒在地。此时,红光应声而至,打中了他的右肩膀。随着一声惨叫,维克托他们清晰地看见,那人肩膀处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那人手里的木棒也跌落在地。勇利看着那人跌落在地的木棒,立即念了一句什么,那木棒便立刻从地上飞到了勇利的手里。“还打吗?嗯?”胜生勇利把玩着两根木棒,轻笑道。那一边 ,刚才和勇利搭话的那个黑袍人也不甘示弱,和自己面前的两个深蓝制服打得不可开交。各种颜色的光芒将三人包裹在内,看的米拉他们不由得屏住呼吸,唯恐那个黑袍人受了伤。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既然勇利是站在黑袍人那边的,他们自然也会支持同一边。那个小木棒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厉害?还有,勇利到底是什么人啊!看起来好厉害啊!躲在后面的米拉一群人不停地想着。至于维克托……哦,他开头还盯着自己的恋人不放,要不是面前有个看不见的屏障挡着他,他恨不得要冲上去把对面那群深蓝制服的人手里的小木棒撅断。但后来发现别人根本不可能伤到他亲亲恋人半分的以后,就在尽职尽责的……感叹:“我的勇利!哦!他真是太棒了!啊!他那潇洒矫健的动作太迷人了……”
         几回合过去,深蓝制服的那群人都在不知不觉间全被打趴在地。反观勇利这头,虽然有人负伤,但总体情况比对面好许多。一场在维克托他们看起来有些莫名其妙的战斗,就这样接近了尾声,空气中只留下粗重的喘息声和负伤后的shenyin声。
       “呵,自不量力。魔法部那帮人该整顿一下了。你说呢?布雷斯。”勇利左手叉腰,右手将刘海缓慢地拨了上去,嘴唇微挑,舌尖缓缓的滑过下唇,棕眸凌厉地眯起,瞪视着眼前的手下败将。眼角略微扫过那个叫布雷斯的男人。慢条斯理的问道,唇齿间弥漫淡淡的杀气和与生俱来的傲气。“当然当然,勇利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嘛~”布雷斯看似漫不经心但语气里的冷意和决心却被明确的传达到了在场的所有人耳中。“好了,剩余的事情,你们看着办吧。不行再来找我。我……得开始处理点,嗯,其他事。”勇利把手放下来,摸了摸鼻子。散去一身气势的他,又变回了那个“随处可见的花滑选手”。看到勇利的举动,围在他身边的一群人心知肚明的笑了笑,:“你也一样,不行的话,记得找我们哦。”说完,意有所指的看了看那群站在角落的那群俄罗斯花滑运动员。然后,集体打了个响指,瞬间离开了冰场那个,带着那群被打趴的人一起。
(三)
        “额,维,维克托?”,“你,还好吧……?把你的表情,稍微,控制一下?我和你们解释。”原本缩在街角的一群人一听,立刻围了上来。在那群人离开后,又顺手把头发放了下来的勇利,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傲气,看到俄罗斯花滑国家队成员将他牢牢围住的架势。勇利觉得……他有些,害怕。简称:怂。满脑子的:怎么办?他们看见了啊!会不会以为我有病啊!我要怎么和他们解释啊?维克托?你倒是快点来帮帮我啊!”内心无比纠结的勇利,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个半死——即使那个声音来自他的教练兼恋人——“勇利——!你刚刚太帅了啊啊啊啊!哦,我的天,你刚刚闪耀得就像一枚钻石!我亲爱的!你太美好了!哦,天哪——,他的教练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梦幻,“我的上帝!我该用什么词语夸奖你·、不不不,刚刚那些不足以表现你的万分之一!哦!我,我,我我世界第一喜欢。我是说,我爱你!我爱你啊啊啊啊!”说话的同时,他的亲亲教练还不断的做着极其夸张的手臂伸展运动。时而握住他的肩膀,时而双手交叠捂住自己的心口,时而又掩面……看的勇利心惊胆跳,生怕自己的教练是受到了太大的刺激,他甚至已经开始在考虑把自家教练带去圣芒格医院的可能性了,……但他好像忘记了一个人——
“你烦死了啊!老头子!给我正常一点啊!”冰上猛虎尤里奥,忍无可忍地甩出右脚,踢在自家师兄的后腰上,伴随着一身怒吼……此刻,全场鸦雀无声。可喜可贺,我们的维克托教练终于恢复了正常。可以坐下来听自家恋人自报家门了。但他的周身仍然散发着“我的勇利好棒!我爱他!”的粉红气息。
         此时的局势仿佛回到了文章开头,双方对峙,只不过变成了勇利单方面受审。
         “兰花盛开——”胜生勇利坐在维克托他们对面,微微勾唇,手腕一抖,喃喃念叨。
         “就像你们看到的那样。我是个巫师。至于你们看到的这个小木棒,那是我的魔杖。这身衣服,嗯……是当年我的校服。魔法部就是管理魔法界的组织,相当于政府。那群深蓝制服的人是傲咯,相当于警察。”说这番话的时候,胜生勇利的杖尖盛开着一朵栩栩如生的兰花。冰蓝色的,像极了维克托的眼睛。不出意料的,胜生勇利听到了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呐,当年我所接触到的第一个咒语。”勇利的眼里戴上了淡淡的怀念,“每一个小巫师的魔法之旅,似乎都是从这个咒语开始的。我还记得,当年仅4岁的我看到这个咒语时,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向往和新生。因为它,太美了,对吧?”
        “额——那,日本的勇利。你是,为什么来到这里的?看起来,你在魔法界应该过得挺好?我记得你的伙伴有说一句什么卓越功勋?”
        “哦……也还行。毕竟我也只是一个随处可见的巫师而已。也就是获得了一枚勋章而已。那是我20岁那年的事情了。至于为什么来做到这儿,嗯……因为某些复杂的原因,我现在定居在了麻瓜界,不怎么再和魔法界联系了。今天的事,很抱歉啊。不过,我会教训教训那个家伙的,不会有下次的,放心吧。轻描淡写的语气里,满满的不以为然。然而米拉他们却在内心里强压着要站起来掀桌的冲动:那家伙指的是刚才那个什么部长吧?管理整个魔法界的人都被你教训了啊!胜生勇利!哪个随处可见的人能做到这个地步啊!
        “其余的事情,不如以后再谈?毕竟已经正午了,不是吗?我饿了。”随处可见的·日本花滑特别强化选手·巫师胜生勇利这样说道。完全不知道他的冰场伙伴心里的疯狂呐喊,只差没在他面前叫大佬。
END

评论(10)
热度(38)
 

© Aquila-Ly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