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uila-Lyra

爱维勇~~透明小写手一枚~欢迎关注~

 

不可触(1)

       @Puerility 来小伙伴 安慰下受伤的你 军训加油~

        画家维✘作家勇
        他是维克托。他又一次地见到了他——一个黑发棕眸的亚裔青年。他的英语很好,维克托不能从青年的口音里分辨出青年的国籍。但不可否认的是,青年很容易害羞。和异性说话会害羞,和陌上人交谈会害羞,当有人对他的容颜表示出赞叹时会害羞——对,青年长得很好看,更准确点,是很耐看。柔软的黑发,安安分分的贴在青年的额际,两道浓眉似箭一般斜飞入鬓,棕眸里总是闪烁着光芒,像是两谭深邃的井,轻而易举地就讲维克托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此时,维克托正站在那个青年的斜后方,右手置于胸前,左手在下巴上轻轻地摩挲着。说实话,这个亚洲青年给他的冲击力一次比一次大。“这样下去好像有点麻烦了啊……”
       “勇利,你这次的稿子很不错啊!有新构思了?”
       “啊,是的,伊藤先生。非常谢谢你之前给我的假期。”
      “哈哈,没事没事。原本也就是希望勇利能在假期里换换心情,争取有个新的构思。没想到效果奇佳啊!你继续加油!我确定这次的新作品一定会不同凡响的!”
      “谢谢您,乘您吉言了。”
       不远处,维克托眼里的那位青年正在和一个中年男士交谈着。出于礼貌,维克托没有刻意去听其中的内容,只依稀听到了勇利,伊藤先生和构思之类的几个词。“啊,原来是叫勇利,真是可爱的名字笑起来也好可爱。不过……伊藤这个姓……看来勇利是日本人了?”
      勇利和那位伊藤先生的谈话还在继续,维克托却离开了。而勇利对此完全不知情,他不知道他的后面刚刚有个叫维克托的男人看着他,更不知道那个男人已经这样看着他很久了……勇利,他什么都不知道。
        “要是能认识勇利就好了啊……真可爱的男人啊。”看着手里刚刚完成的画像,维克托又一次感叹到。从维克托看到勇利的第一天起,维克托就有一种强烈的想要认识勇利,和勇利坐在一起谈笑,和勇利成为朋友——不,不止是朋友,成为朋友这个程度对于维克托来说还不够,维克托希望他和勇利之间的关系要比朋友更加地独一无二,更加地密切……“比朋友还要密切的关系……是什么呢?啊,果然还是想赶紧和勇利认识啊……”维克托摸索着面前的画纸喃喃道。“希望明天还能见到你 勇利。”
        “维克托,你这段时间的睡眠不太好吗?”第二天一早,维克托的助理米拉来到boss的办公室,见到自己boss的时候,忍不住还是问了出来,“你看起来很没有精神,而且不是两三天了。有必要的话,去医院检查一下或者给自己放个假之类的?”
        “我没什么,米拉。不用担心,去忙吧。”维克托坐在桌子前揉了揉眉心,懒懒的开口。因为睡眠不足,维克托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黏糊,唇舌之间似乎是被橡皮筋扎在了一起一样,有些口齿不清。打发走了米拉,维克托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去医院?有什么好去的,不过就是有些睡眠不足罢了。都怪勇利太可爱了嘛……啧。不过放假……勇利之前好像也是在放假来着,要不我也去……就是不知道如果去旅游的话还会不会见到勇利。”看着满桌子的画稿,维克托头一次觉得,自己没有了想画下去的念头,手里握着的还是原来的画笔,面前摆着的,也是一直以来用习惯了的画纸,身处在已经待过3年多了的画室。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但是维克托却发现……除了勇利,他什么都不想画,什么都画不出来了。至少现在,是这样的。“我可能是中了一种名叫勇利的毒。”维克托有些自嘲地想到。
        几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维克托迫不及待地离开了画室,“早点回去,可能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看见勇利。”维克托站在电梯里,迷迷糊糊地想着。“我好像已经连续梦到勇利好多天了啊……不知道勇利今天会做什么。唉……真的好想好想认识勇利啊。”等到维克托回神,他才猛然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条街道上,有点眼熟,但依然陌生。维克托站在原地,环顾四周,除了满目的粉色樱花以外,他没看见到任何人。正当维克托觉得奇怪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道温柔而细腻的声“今年的樱花开得很美啊。”——“那是勇利的声音,那绝对是勇利的声音!”维克托突然振奋起来,他循着声音走过去,果然发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勇利穿着一件米色的毛衣,外罩一件蓝色的外套,下身搭配着一条黑色的运动裤,脚蹬运动鞋。还是那样平常的打扮,唯一不同的是,勇利今天将头发梳上去了一部分。原本全部搭在眼前的刘海,只剩下一小半,其他的全部被固定在了脑后。那两道眉被露出来了一部分,讲勇利整个人衬得凌厉了几分。此时,勇利正站在樱树下,微微眯着眼睛,欣赏着眼前的美景。维克托楞楞地看着眼前的人,满心满眼地都在想:“这个世界上,怎么就有这么好的人呢……”
        维克托觉得自己的指间涌起了一点难以明喻的灼热感——心里有一个声音叫嚣着:“想要得到他!想要得到勇利!”猛然出手,却突然手间一空,一种突然踩空的感觉袭击了他的全身——
       “维恰!维恰!维恰——你还好吗?”

TBC

评论(12)
热度(32)
 

© Aquila-Ly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