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uila-Lyra

爱维勇~~透明小写手一枚~欢迎关注~

 

(维勇)怎么办?!我身边的人都在吃……

      OOC绝对有
       我尽量写成搞笑文了
       小伙伴们让我感受到你们的热情好吗?!(挥舞双手!)
         @石溿豆子——已经是个废豆了 我忍不住了😂

      
         “……”,“勇利……,你别这样看我,我害怕……真的。算我求你了行吗?”俄罗斯的花滑帝王——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现在褪去了一身的从容和淡定,坐在凳子上,缩着肩膀,双腿并拢,双手交叠,正正经经地放在膝盖上。周围的空气并没有因为维克托刚刚的那句示弱而放松半毫,反而愈加沉闷。维克托犹犹豫豫的将自己低垂着的美丽头颅抬起了一点点,眼皮也随着抬头的动作而畏畏缩缩地尽量上提。但当他的眼神一接触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亲亲爱人时,维克托又连忙耷下眼皮,低下头移开视线。维克托委屈到蓝眸里蓄满了泪花——但是不敢流下来。万一勇利看到了更生气怎么办?!
        “你很闲?很缺钙?”勇利状似无意的随口问道。
         “不……没有……”维克托偷偷的吸了吸鼻子,瘪瘪嘴,小心翼翼地回答道。他发誓!勇利这句话里面绝对有山雨欲来的架势!
        “我饿着你了?恩?”
         此时,日本ACE正面无表情的看着看着自家教练的头顶,双手抱在胸前,语调平缓得让人听不出任何情绪或起伏。
         哪怕是维克托,也不知道自己唯一的亲亲宝贝学生,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心情,只是在听到这句问话的时候,下意识的赶紧摇了摇头,连带着双手也动作起来:“没有没有,这绝对没有。我每天都吃得很好啊!!我怎么可能会饿到!反倒是勇利,你总是要……”
        “那你是觉得我做饭不好吃?”日本ACE非常冷酷地,不由分说到底截断了维克托的话。可冷静!
        “嘶——”维克托一听到这句问话,当场倒吸一口凉气。天……哪位善良无私的救世主能赶紧过来救救她,教教他怎么才能在“如何从面无表情的日本ACE脸上或是他毫无起伏的语气中了解胜生勇利的内心活动”这门课上拿到A+?!
        “亲爱的……你,你听我说,那什么……别生气。”维克托·尼基福洛夫——这位五连霸先生觉得,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不是去拿金牌,更不是去取得更多的连胜,而是正确安抚自己的小男友。“事实上……”
       “事实上?那看来我亲爱的教练对我的厨艺真的还抱有不小的……意见?恩?”胜生勇利,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似的,讲右手拖在下巴处摩挲着。讲“皮笑肉不笑”这个神态做到了十成十。
      “不不不,没有没有……我的勇利做的饭超级好吃!一点问题都没有!真的!”听到自己的意思被误解,维克托猛的抬起头辩驳到。“勇利要是不喜欢,我绝对不这样做了,真的!我我我我……,我错了!”
       “你错了……?不,维克托怎么会做错?呵?”,“既然你连那个东西都吃了,不如……以后就把它做主食,怎么样?反正我也劝不动你嘛……”胜生勇利,男,24岁,日本ACE,俄罗斯花滑帝王唯一的学生。在不久前的几个小时,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被彻彻底底地摧毁了……
        要是勇利有预知的能力,哪怕是几秒钟,他也绝对要把今天早上的自己狠狠地按在家里。眼不见心不烦。如果尤里没有从学校带回那盒罪恶的东西,那这一天就和过去的日子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哪怕尤里已经是世界冠军,但他的年龄告诉他,他依旧要去学校接受教育,这是义务。这一天,尤里从学校回到冰场时,勇利刚好离开了一阵子,他并不知道,这个行为是怎样在数秒之间就传遍了整个冰场的。他只知道,当他重新回到冰场上时,他发现,包括他的教练维克托在内的我所有人。所!有!人!手里都拿着一块白色的块状物体吃得正欢……这一个个世界级的花滑选手全部围在冰场边缘,开party似的,聚众吃不明白色块状物。
       此时,离胜生勇利的世界观被摧毁,还有15秒。
       勇利好奇的走上前,先是和尤里打了声音招呼,得到了自家三岁教练的孩子气抱怨:“勇利你怎么能先和尤里奥打招呼,而不是先给我一个吻。”然后轻车熟路地在自家教练的唇角边按下一个吻,顺利地安抚好自家教练,得到尤里奥的一句:“切,恶心死了!”以后——
      离胜生勇利的世界观被摧毁还剩9秒钟。
      8秒
       “维克托?你们在干什么?这是什么东西?”
       7秒
       “哎呀~日本的勇利~来来来,先试一试,别客气!”热情的俄罗斯少女,米拉,将手里的块状物掰出一小块,塞进了勇利的嘴里。
       5秒
       “这到底是什么啦,咳咳,好奇怪的口感!”勇利猝不及防地被呛到了。
        4秒
        维克托连忙拍了拍自家亲亲学生的背
        2秒
        “是俄罗斯的粉笔哦!”
         1秒
        “日本的勇利,你要不要再来一点?”波波维奇,爱情的传道士热情的推销到。
         0秒
         嘀——胜生勇利的世界观已崩塌,短时间内无法重建……
         胜生勇利根本无法想象,自己居然在有生之年里,吃到了粉笔!这这这,这是什么操作?俄罗斯人民这么狂放不羁的嘛?他们的肠胃真的没问题嘛?维克托吃了多少?他不会是从小到大都在吃吧?这这这,这到底是什么展开啊?谁能来回答他一下啊?啊?!
        胜生勇利现在满脑子都是空白的,他手足无措地看看天,望望地,扫视一下围在身边的俄罗斯花滑队,脑子里在飞快的计算着,怎么样才能用最快速度将这一帮人送到医院洗胃……最好还别惹媒体注意……还要找个听起来不那么蠢的理由……顺便还在内心为雅科夫教练鞠了一把同情泪,雅科夫教练您真是太辛苦了!
        也许是因为勇利的反映实在是太不对劲,也许是俄罗斯花滑队的一帮人终于闹够了。空气在突然之间安静了下来。维克托歪了歪头,揽过自家宝贝,亲了一口:“勇利?怎么了?不喜欢这个味道?那以后不吃就好,补钙可以试点别的方法。不过这个最好玩儿就是了。说起来,尤里奥,要不你下次再带点回来?我还……”
         “维克托——!”勇利突然的拔高音调,让维克托吓了一跳,“是的,亲爱的?”维克托下意识的应到。
         “你给我过来!”胜生勇利不由分说地把自家教练拉到了更衣室,完全不在乎有没有迟到早退——这还真是破天荒头一回。维克托笑呵呵地跟在自家亲亲恋人后面,完全没意识到接下去会发生什么。
         当维克托和勇利两人回到家时,维克托才终于确定,自家爱人生气了。于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好戏。自家爱人始终没有缓和的迹象,维克托表面安静如鸡,内心早就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没有区别了。“勇利,你相信我!那个俄罗斯的粉笔真的可以吃得的!那都是钙做的!没问题的!最多就是没有味道太难吃了而已!它对身体没什么坏处的!”着急到口不择言的维克托教练在下一秒说出了一句将自己彻底判死刑的一句话:“我们还吃过碳呢!勇利你别担心啊!”

……
       
END

后记:
        维克托的邻居表示,此后的将近两个月时间,他们都会在半夜听到一阵鬼哭狼嚎,内容大致如下:勇利——宝贝——亲爱的——!我错了!我再也不去吃那些东西了——你让我和你一起睡吧——勇利——!
真END






再再说一下:
这个梗是看B站那里看到的 关键词搜“俄国人吃粉笔”就能找到😂。看完视频就去找 @石溿豆子——已经是个废豆了 开脑洞去了。

     弹幕上的大佬说,俄罗斯的粉笔是真的可以吃的。
     因为都是钙
      中国的是石灰,所以小伙伴看完别去试一试😂
      不管能不能吃,这些emmmmmm 神奇的东西或多或少都有些不好的影响吧

        最后,双十一到了,脱单了吗?(和善笑),准备剁手不?(和善笑),要不,我们报团啊?(暴风哭泣)

评论(34)
热度(123)
  1. CathyAquila-Lyra 转载了此文字
 

© Aquila-Ly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