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uila-Lyra

爱维勇~~透明小写手一枚~欢迎关注~

 

人面依旧

OOC是我夫人

沉迷猫岳,无人产粮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出山后的日子,我过得如鱼得水,只有一件事情不顺心,那就是岳绮罗。”

(一)

       离开了上海,小丁猫总算是闲下来了。没了无心,岳绮罗在自己的心脏里倒也还算安分。新事物,新景像,初到海外的日子,小丁猫过得也还算顺心。也许是因为在76号里吸食了一些人的精气,岳绮罗倒是比原来活跃了几分,时不时也还能心平气和的对上几句话。这一对上话,可是了不得,两人都是非人的存在,活得时日久了,见到的东西自然也足够多。对于大部分事情的看法,竟然不是一般的合拍。

     “呵,说到底,你也就是个活了百来年的小姑娘罢了。很多事情,还看不透呢。”

     “那又怎样?反正到时,我还能继续活下去的。你却时日无多了。”

     “那倒是事实。只不过,要是真到了那个时候,我恐怕就成了一个糟老头子了,你确定这副身子你还看得上?”

     “切,等我掌控了这具身子,这些事情想要解决,还不是易如反掌?”

     “你倒还真不挑。”

     “哼,谁让你废话了。快点儿,上次说的那段故事还没说完!”

     “哈哈,还说自己不是小姑娘。吵着听故事的,不就是孩子?”

     “你!你是说也不说!你再不说,我可要闹了!

     “好好好,你让我想想嘛。我活了这么久,敢这么命令我的,就只有你一个。”

(二)

    日子总是就这么不经意的过去了,小丁猫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日子越来越少了。有时候,坐在书房里看文件时,都会不经意的睡了过去。心脏里,岳绮罗倒是不再像原来那样发狠似的要和他抢夺身体。反倒是一个劲的让他赶紧休息。只是这语气,听起来不那么美妙就是了。

  “小丁猫,你要是还没活够,就赶紧滚去休息。别糟蹋了以后我要用的身体。”

  “小丁猫,你这么有权有势,就不能给自己多买点药材?病唧唧的,我到时候用起来都嫌弃。”

  “小丁猫,你要是敢不听我的话,我就闹死你!”

    小丁猫活得比岳绮罗长了去了,身为顺应天道而生的饕餮,即使他不在意那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但总是会知道些的。那个霸占了他心脏的小姑娘,怕是都还不知道自己的心意。但没关系,他知道就可以了,他可以慢慢的引导 她多来看看。这样……这样的话,即使自己不在了,她自己活着的时候,还能早点看透这现世人心。

   “绮罗啊,这人心复杂,以后你回来了,可不要犯傻。”

   “本姑娘比你聪明。”

   “哦?是吗?那我拭目以待了。来吧,今天我们来说说……”

     小丁猫知道自己最多只有五年了,他开始盘算着提前把这具身子交给那小姑娘。这么些年,他始终用法术支撑着自己容貌不改,生怕那小姑娘真的嫌弃。而如今,他也该离开了。该说的,该做的他都完成了。哪怕岳绮罗真的不愿意代替他经商,那他安排好的产业也足够绮罗无忧无虑地过上好一阵了。若是有缘,转世归来,他应该还能遇见她。

(三)

   “绮罗,你要不要出来看看?”

   “看什么?你就不怕我顺势抢了你的身体?”

   “呵,你舍得?再说了,趁着我的容貌还在,你不打算看看自己未来的模样?”

    “你…你不是会老去的吗?你的法力明明就已经……”

    “这些你不用管,我就问你,你要还是不要?”

     那一天,岳绮罗透过小丁猫的眼睛,看到了小丁猫的模样。岳绮罗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副 模样的时候,心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悸动涌了上来。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镜子里的那张清俊温润的脸,有那么一个念头,迅速的占满了她的脑海:她要这个人一直一直的留在自己身边,她不要这副身子,她要这个人。低头,看了看桌面,却发现,桌子上留下了一大叠信件。每一封上都写着:岳绮罗亲启。她好奇,不由得坐下来,一封一封地看了下去。

(四)

    信件全是小丁猫自己一笔一划的写上去的。包括了经商之道,处世之计,自己的人生履历,身边人的关系,还有——一封告别信。 

    “绮罗,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也许已经不在了。没关系。现在就把这副身子交给你,好过等到我年老色衰。你这么挑剔,要是真到了那个时候,你怕是要急了。

       那些信,你好好留着,里面的东西记得看看,以后,你要是要用小丁猫的身份活下去,那信里交代的事情,就麻烦里费神了。若是不愿意,也无妨,你去商行里,把这信封里的东西交给一位叫秦波的人,他会给你安排好的。你的吃穿用度,我都已经打点过了。我知你心气高傲,不一定愿意接受,但这也算我的一份心意。收着吧。未来还长,学着为自己活。乖。

    绮罗,海上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这句话,若你能懂,就好了……”

   (五)

   “小丁猫!你出来!谁让你这么做呢!你出来!快点!”

   “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出来,我就把这副身子废了!大不了,一起做孤魂野鬼算了!”

  “我和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我也喜欢你的啊……我怎么会,看不懂。你和我说的那些事,我怎么会还不懂。”

(六)

你不出来,我就去找你。或者,我就在这儿等你。你总会有转生的。

(七)

    七年后,岳绮罗回来了。以她原本的容貌。小丁猫的信件里,留下了可以使她脱离这副身子,并且重新维自己制造一幅身子的秘法。岳绮罗依言照做了。她把小丁猫的身躯,好好地保存起来,她要去找他。她不相信,他就这么走了。离开他的身体那天,她第一次主动的去亲吻了一个男人。“你对我这么好,是因为喜欢我。那,我亲你,你什么时候亲回来?”

(八)

    岳绮罗再次回到上海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她又一次见到了无心。当她只是嘲讽般的笑了笑,离开了。那时候的自己,怎么就这么蠢?喜欢上这种人?怕是真应了小丁猫的那句,只不过是个小姑娘罢了。何为情,何为爱,还是小丁猫手把手地教给她。岳绮罗不再想和无心扯上任何关系,她只想找到小丁猫,就够了。小丁猫告诉她,既然是做人,那就要遵守人的规则。她听了,除了是为了寻找小丁猫的魂魄,她从不动用法术。她按部就班地遵循着小丁猫给她留下的术法,慢慢地修炼着。她要找他,她就得让他认得出来,他还没回来,她岳绮罗,怎么敢老去。

(九)

    春去秋来,眨眼间,又是一百个春秋。眼前的男人双臂有力,心跳清晰,呼吸温热。他终于是回来了。七十年前,岳绮罗终于找到了小丁猫残留的些许魂魄。他的那一缕残魂,似乎是认识她一样,见到她,就依附过来。岳绮罗将残魂带回去,以温玉和秘法滋养,如此过了六十五年。他终于回来了。睁开眼,第一句话是:“我回来了,久等了。绮罗。”

    在那一天,岳绮罗终于知道,眼泪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她扑在他怀里,哭得肆意。

“我当初去找你的时候,你的那一缕魂魄怎么这么快就认出我来了?你又没有见过我。”

“我怎么没见过?就是一眼也足够让我记住你了。我说了,绮罗,我爱你。”

    岳绮罗不是没听过这句话,她活了那么久,唯有两人说的这句话,让她悸动。一个是张显宗,一个是眼前的小丁猫。张显宗爱她入骨,后来,她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但好在,她还没有错过这个爱她爱到刻进灵魂的人。他们还能长长久久的在一起。岳绮罗突地笑了。将自己埋进更深的怀抱,听到耳边带些因为初醒而略带沙哑的声音问:“怎么了?”岳绮罗笑了笑,悄悄地在小丁猫耳边说:“丁思汉,我牙疼。”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春秋交替间,还有你一起陪我欣赏这人间山河。

评论(11)
热度(28)
 

© Aquila-Ly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