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uila-Lyra

爱维勇~~透明小写手一枚~欢迎关注~

 

Inconsolable

Attention:

本文BGM:  http://music.163.com/#/song?id=17004224 

就是Maria Arredondo—inconsolable

OOC绝对有

对,第二篇同人文我还是写维勇

以下正文:

  维克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站在这里的,如今所有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已经无关紧要了。他浑浑噩噩的站在冰面上,麻木的随着音乐起舞……如今的自己,应该麻木得如同一个被操纵的木偶吧?他如今为什么还要站在冰上?哦,因为勇利说:“维克托,要加油哦。我只会注视着你一个人。”对,是为了勇利,勇利……两个音节,一个名字。如今,成为了最深最重的伤,一旦触碰,便会疼得恨不得就此躺下,蜷缩起来,宛如婴儿尚在子宫内一般紧紧地抱着自己。但即便如此,也不能止住那由内而外的颤抖,更不能减轻那刺骨的寒冷,更不会让他忽视那越发清晰地刻骨痛楚。

  那是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原本就已鲜血淋漓,而“勇利”这个名字,就像是悬在伤口之上的利刃,每听一次,便毫不留情的将维克托本就遍体鳞伤的心,再次狠狠绞碎……我的勇利,你就这样突然离开我,去到我不能去到的地方啊,我怎么承受?我如何能承受?或许正是应了那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那张天真纯净的笑颜,正无比清晰地映在维克托的眼里,一次又一次地告诉维克托,如今,他与勇利的记忆,只能凝结在这些毫无生气的照片里。一次又一次地告诉他,他的爱曾真实存在。这很痛,一次又一次地想起那些记忆很痛,但这些记忆却又是维克托如今唯一能生存下去的依靠。我的勇利,没有你,我要怎么独活?你有没有听到我的难过?有没有感受到我的思念?你现在在哪里啊?我请求过你,不要离开,伴我身边啊,你如今在哪里呢?当我伤心欲绝的时候,你在哪里?不要留我一个人,求求你,不要。

  过往有多甜蜜,如今就有多痛苦。

  维克托日复一日地强迫着自己机械地重复着原来的生活。“勇利,你今天没有叫我起床哦。雅科夫又骂我了啊……”,“勇利,我们今天晚上吃什么?”,“勇利勇利,我们带马卡钦去海边玩吧~”,“勇利,晚安啦”,“勇利!我爱你。你呢?”可惜,良久无声。每次回到家,维克托都一遍一遍地呼唤着勇利的名字,“也许某一天,会有回响吧?”每一次的强打精神的问话,耳边都似有回音,眼前忽有幻影。但但当维克托追着那熟悉的温柔嗓音去寻找那个身影时,所有的声音和人影又都回到了虚空,不知所踪。只能徒留一句,“勇利,我好想你啊……”

  又一个不必训练的早晨,维克托抱着马卡钦,盘腿坐在沙发上,一遍又一遍地刷着相册,眼泪又一次沾湿了脸庞……他的爱,依旧不在……

 “维恰,你……还好吧?”雅科夫不知道要对自己的爱徒说什么好。米拉也只能叹口气,慢慢地滑到维克托身边,欲言又止……“我没事啊,我像是有事的样子吗?”依旧是那张熟悉的笑脸,依旧是那样不着调的语气……维克托麻木的笑着,却握紧了戴着戒指的手。啊,我的勇利还在呢,这一部分的勇利会一直留在我身边吧,永远都不会离开我啊……手握得太紧,戒指在手心留下了触目的红痕,维克托却置若罔闻。他用唇轻轻地触碰着这冰凉的金属环,想起了那人温软的唇瓣,还有那绵长湿润的呼吸。

  维克托生活的所有场景里都有着勇利的身影,因为他曾是那样迫不及待地吧他所有的生活展现在他的爱人,他的勇利面前;他曾是那样欣喜的迎回他的爱人,急切的与他的勇利共享这一切。维克托以为,这会是一生一世,会是永远。

  “我想象着你还在我身边,随我起舞,目光的开端与结束都只在我一个人身上,我的勇利。你喜不喜欢这样的我?神啊,我请求你,再让我触碰一次我的爱人吧。我从未忘记他的容颜,一直在脑海里想象的是还未来得及兑现的,我们曾经约定好的生活……我的心全部被他占领,如今原本应是心脏的地方,早已变得空荡不已……我多想回到过去。

  勇利吾爱,你看到我了吗?听到我的声音了吗?我爱你啊,没有勇利的维克托,也只剩下了苟延残喘。”

END(吧)

……

……

……

……

……

……

……

……

……

  “……老秃子你够了啊!!你家猪排饭只不过是回日本半个月啊!!又不是死了,你这样干吗???啊???”

  “可是,勇利一天不在我的身边我都觉得和死了没有区别啊……哇呜,我的勇利!你快回来啊,呜呜呜……”

  “老秃子你是智障吗?!啊?!”

真·END

啊,其实原来是想写BE的,就是练练手什么的。但还是大过年哈,就还是别了吧。还是想求评论哦。有什么想看的不要在意的告诉我吧~~想和大家一起玩QWQ,求收留!!



  

评论(12)
热度(12)
 

© Aquila-Ly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