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uila-Lyra

爱维勇~~透明小写手一枚~欢迎关注~

 

关于阅读的记忆

         今天和同学吃完晚饭闲逛的时候,无意间就发现食堂门口白了几个书摊,上面摆卖的都是一些现在比较流行的一些作家的小说,比如东野圭吾,再比如村上春树等等。偶尔也能看见一些经典的著作,如《国富论》。本来也就打算逛一逛,凑个热闹就回去了。但逛着逛着也就想起了一些关于自己读书的事情来。我所有的关于幼时的记忆都其实记得并不十分清楚了。但只有是关于读书的记忆我记得很是清楚。

         我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很喜欢看书了。估计也是遗传,毕竟从我爷爷开始就是喜欢有事没事抱着一本枕头书不带撒手的那种。所以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开始阅读。那时候电子书还不发达,几乎都是看纸质书,但又不可能看一本就买一本。于是,图书馆就成为了我幼时心目中的天堂。在还没有上初中之前,我几乎所有的周末都是在图书馆里面度过的。六岁那年第一次被带进图书馆,从此知道了,原来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么一个令人惊喜的地方。于是,在那一天,我拥有了我这一生的第一张属于我自己的借书卡。第一张。从此后的每一年10月,我都会花掉10块钱,去为我的借书卡续费。也是从那一天起,我所接触到的书籍,越来越多。

         那时年纪还小,堪堪学会汉语拼音。那时图书馆的规模还不大,而且年幼的我,适合看的书委实不多。但总有一些是记得特别清楚的。那些标有汉语拼音,带有彩色绘图的名人传记。诸如《居里夫人》、《爱因斯塔》等等。虽然那些书里面对于这些名人的介绍之停留在表层,但也足以丰富了我的假期和周末。于是知道了,原来居里夫人幼时看书时那么认真,于是知道了爱因斯坦也不是天资聪颖的人。各种各样的故事书,人物传记,小科普被我一本本的借走,又一本本的还回去。直到后来。当时的那个图书管理员在见到我以后都会忍不住对我笑。后来,我慢慢的长大,学校里的图书馆无疑是我更大的乐园。然后,就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忘记了每个周末都吵闹着要去还书借书,忘记了每年10月都要去续费,甚至忘记了那张借书证被丢在了哪个角落。

         除了图书馆,还有一个地方,我也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商场的电梯转角。那个地方常年摆放着两三个书架。上面摆满了外国小说青少年读版。于是每一次去逛街的时候,逛着逛着,就不由自主地走到了那个转角,开始看书。那是对于我来说,最开心的事情。后来连父母都习惯了,一去到商店就把我带到那里,回家前再带上我。于是,我在那里读到了《金银岛》,读到了《青鸟》,读到了《小妇人》和《羊脂球》……零零散散的少年时光,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毒了好些书。

         我至今仍然觉得,看书还是要纸质版的好。捧在手里的质感和重量一直在提醒我,哦,我是在阅读,更是在悦读。哪怕现在,电子书变得越来越发达,碎片式阅读变得越来越常态化,我一直都执拗一般的坚持要读纸质书。结拜的纸面,黑色的墨迹,光滑的触感,沙沙的响声,是最原始的愉悦,完全不需要过多的修饰和其他的物质条件。关于在买书这一件事情上,说实话,我很感激我的父亲还有我的爷爷奶奶。我爷爷手把手的带我走进了阅读的殿堂,引领我开启了精神世界,并不断地支持我,说的很少,但做的很多。奶奶也是,只要是买书,从来没有一个不字。至于我父亲,每每想起,总是忍不住勾起嘴角,心里是全然的开心和感激。我从小看的书就从不局限于单一的领域,那时我居住的城市里,因为不是大城市,所以一些书籍在书店里还不一定买得到。因为这个,他默不作声的记下书名,几天后,我的桌子上一定有这本书。那年我上初中,哈利波特风靡全球。我当然也去看了,只是,那时候结局刚出,中文版还没有上架。我父亲竟是直接大手一挥,替我买下前六部的中文版后,直接替我买下了第七部的英文版。那时我还没怎么学英文,但只是因为我想看,父亲就买下了,后来更是跑到书店又买了一本中文版。我就那样一边捧着英文版,一边拿着词典,懵懵懂懂的也看了小半。现在想想,那时还真是背了不少单词。那时候只知道,父亲真的是超好啊,只知道,哇,又有一本书了,好开心。现在回过头才看见了父亲当年深沉的爱意。宠我,满足我所有的需求,因为他是真的把我疼到了骨子里 。他亦希望,能尽他所能,让我天天都开心。更希望,每一本书,都能为我的以后奠下基石。

         我母亲在这个方面,比较独特。当然,她更多的会关注家庭的开支。所以,她一直不太支持我买小说,她总觉得,这些书去借来看就好了,哪里需要花钱。反正我看了一次就不看了。那时还小,我不懂母亲的思量,自顾自地和她在这个问题上吵了不知几回,现在想想,也只能暗叹自己那时的不懂事和庆幸当年母亲的不计较。却忘了,母亲在我的学习教材上是一点都不吝啬,只是在看到某些我动得比较少的练习本上唠叨几句。说,做不完就别买这么多啊。那是母亲应当是心疼我的,害怕我压力太大。只是那时候实在不懂事。

         随着年岁增长,思想在变,性格在变,但阅读这习惯倒是真没怎么变。习惯了在书里面寻找精神的港湾,习惯了在书的海洋里放纵自己的全部思想。文字,一直都是那么包容而神奇的存在。同样的文字,在不同顺序的拼凑下,就形成了那些或平淡,或精彩,或悲伤,或悲愤的段落,营造出了一个又一个世界,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作品,吸引了一个又一个读者,成就了一个又一个作者。喜欢阅读,无非是因为你能在阅读里找到你想成为的存在,或是你能找到与你本人极其相似的角色。你在相似的角色里寻找自己的影子,又在你憧憬的角色里想着你的未来。阅读由此变得有意义。

评论
热度(2)
 

© Aquila-Ly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