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uila-Lyra

爱维勇~~透明小写手一枚~欢迎关注~

 

嫁给王子的是帮助小美人鱼换腿的男巫

保证HE

一发完(OOC是基友哦)

小甜饼,伪童话

  说起西方大陆,那么大陆上的人们就一定会提起一个常年被冰雪所眷顾的国家,而那个国家之所以让人如此津津乐道,很大原因在于那个国家里唯一的王子——银发蓝眸的美男子。维克托·尼基福洛夫。

  说起这个王子的优点,那可就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啦。银发耀,蓝眸灿。性格好,才华高。能治国,善交际——你看,他国人民分分钟就可以把他们国家的王子编成一部“三字经”,还是人人都张口能诵的那种。所以,对于他们国家一直引以为傲的“不轻易为所谓的美貌屈服”的良好品德,我们就让他随风飘远吧。事实上,我们摸着良心说,这位维克托王子确实是举世无双,毕竟历史上能让上至九十岁老妪,下至三岁稚童都把“嫁入王室,成为王妃”作为人生终极目标的王子委实不多。那既然全国女性都把这位维克托王子作为梦中情人,那么这位王子按理说应该是在成年以后不久就能与某位佳丽喜结连理,儿女成双,家庭美满,事业有成,全国艳羡。可大家别忘了,这世界上,有一个词叫“例外”,这次“例外”就落在了这位维克托王子头上。

  “维恰,你已经成年了,有没有心仪的女孩儿啊?”“雅科夫,我还年轻,不急。”

  “维恰,你已经20了,差不多该结婚了吧?”“雅科夫,我立志要先治理好我的国家,不急。”

  “维恰,你还有一个月就满25了,该安定下来了吧?”“雅科夫,真正的爱情会自己到来的,不急。”

……

  于是,两年后,27岁的维克托王子殿下,这个被全国女性都爱慕的人,至今仍然是真·单身狗。于是,自王子成年以后,发际线就不断往后脑勺移动的国王雅科夫终于被维克托王子逼到了极限。雅科夫陛下认为:你不是要等爱情自己找上门吗?那好办,办个舞会不就全都解决了。然后故事就应该是:在舞会上,维克托王子成功地找到了自己的唯一,然后顺理成章地就喜结连理了。多好。“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是雅科夫陛下在宣布办舞会后三个小时内的唯一感想,并且会一直持续下去。为什么呢?因为,维克托王子跑了。雅科夫陛下表示,今天的发际线又向着后脑勺迈进了一步,估计不日就能和后脑勺君相亲相爱了。

  我们一开始说过,这是个西方大陆上的童话,对吧?所以,就一定会有一条美人鱼不听族人劝阻,天天都跑到海面上看日升日落,感叹:这就是我终将逝去的青春……哎呀,我的妈,这人好帅,父王我要嫁给他 !!然后这个美人鱼的身份也能确认了,她是个公主。美人鱼最引以为豪的除了自己宛若天籁的歌喉,那就一定还有姣好的容貌和闪耀的鱼尾。人鱼们求偶时往往就是按照这三个标准。然而这位公主看上的不是一般的王子,他是个人类王子。……所以,鱼尾什么的,还是算了吧。于是就如同所有童话里的那样,这位公主跑去找女巫,不是,是男巫,去换取药水。这个世界里的男巫叫胜生勇利。

  要说胜生勇利呢,他在人鱼族群里还是很有名气的。毕竟他是一个长得很清秀的雄性人鱼,长相越看越让人喜欢不说,他还有一条耀眼的蓝色鱼尾。映衬着那双红棕色的眸子和柔软的黑发,身上总有一种让人忍不住将他搂怀里亲的乖软的气质。长得那么乖巧软萌,性格也是温柔平和得不得了,怎么看都觉得和传说中的男巫不符啊!所以,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这位传说中的男巫的美人鱼公主,开始怀疑人生:这人……会让我拿声音和他交换药水?我仿佛生活在异世界。但不论如何,总得试试。

  事实上,勇利也很委屈。允许你美人鱼公主天天跑上去花痴,还不允许我有点研究魔药的小爱好?做人鱼那么难?!对的,我们小男巫勇利什么爱好都没有,就喜欢研究研究魔药,四处搜集一下珍稀药材。他前两天才试用这种了这种把鱼尾变人腿的药,怎么今天就被知道了?!但既然成功了,那就给公主再做一份吧。就这样,小男巫勇利上岸了,带着给公主找药材的目的。只是他没想到,这一次上岸,他就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刚上岸的小男巫勇利按照曾经从美奈子老师那儿听故事的印象,往那片生有药材的地方走。但他忘了一件事儿,他本质还是个人鱼,虽然他现在有腿了。人鱼的方向感我们还是不要期盼为好。毕竟,海洋那么大,游到哪儿不是游呢?在意什么方向。而且,小勇利还忘了一件事儿,他这是第一次上岸。他之前的药材,全是靠他为数不多的好朋友——披集给他带来的,一只刚成年的小海蟹。于是,鉴于上述情况,我们的小男巫勇利喜闻乐见的迷路了。茫然环顾四周,小勇利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在这儿转了好几圈了……

  “噗——”正站在树下默默发愁的小勇利敏锐的听到了轻笑声,循声望去,就看到了一个银发蓝眸的人类,正无赖的坐在树上——对,就是为了逃避舞会,刚从王宫里跑出来的维克托。见他望过来,维克托唇边的笑意似乎加深了些许,旋即说道:“在这儿迷路了,还那么久才发现,好像小猪一样哦。”

“好恶劣……但是笑起来好好看。”二十几年一直沉迷于魔药的小男巫,第一次感受到了颜值的威力。但我们之前有说,小男巫在人鱼族群中还是很受欢迎的,在一个以颜值为择偶标准的族群里颇受欢迎,那么小男巫的容貌那也绝对是不容忽视的。由于之前勇利一直低着头看路,直到此时,维克托才终于看清了勇利的容貌。“嘶……麻麻我看到了天使。”在见到‘小猪’真容的那一瞬间,维克托全身不由自主地弥漫起粉色泡泡。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活了二十七年,真·单身狗维克托第一次开窍了。“哦,天啊,看看他那双红棕色的眸子,那是所有玛瑙都比不上的澄澈;看看他那柔软的黑发,那一定是世上最柔软的丝绸也无法比拟的柔软。”在认清了自己的想法后,维克托王子迅速在脑海里形成了一个“追妻计划”并决定立即实行。

         “小可爱,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看看我们王子殿下的追妻第一步,那真是简单直接毫不做作,这世界上要是有人回答他,那还真是见了……“胜生勇利。”鬼了。走的夜路多,难能不见鬼。总之,在顺利得到心上人的名字后,维克托与勇利两人进行如下对话:

         “勇利你为什么会到这儿来啊?”“找药材”

         “找什么药材啊?”"这种"

         “为什么要找啊?” “找到了才能嫁人”

  以上对话有问题吗?没问题。所以维克托王子自动脑内翻译为:勇利只要找到这个药材就可以嫁人了!那就是说,这个药材可以作为勇利的聘礼!至于为什么会要这个药材作为聘礼,维克托认为,只要是勇利需要的,那都是正确的,不存在不合理。于是,维克托勇利两人非常和谐的开启了找药材之旅。至于旅途中单纯的小男巫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被吃了多少豆腐……计数君都崩溃了,那我怎么知道。但基本就是如下状况:
        “勇利~你要吃果子吗?很甜的哦” “要!” “那你来~” “吧唧!”
         ……就这么三言两语,维克托就骗走了小勇利的一个吻,还是亲在嘴上的那种。“甜吗?” “……”维克托王子殿下充分展示了什么叫做“斯文败类”,徒留我们纯情的小人鱼捂住通红的脸颊,蹲在地上。一旁的“衣冠禽兽”,不是,是王子殿下,笑出了一个爱心嘴。
        孤男寡男,共处一室,很容易就日久生情啊……更何况,一路上“分桃止渴”,“断袖包扎”这种事儿也没少干,对吧。总而言之,在历经了两个月后,药材被成功找到了。所以,对于维克托来说就是;聘礼有了,可以准备婚礼了;对于勇利就是,那谁可以有人腿了,自己的任务就完成了,就该……和维克托道别了吧?但是心里酸涩得不像话是怎么回事啊……

  心里别扭的勇利,终于是忍不住了。他采取了一个他自认为很是办法的办法:借酒消愁。来到陆地那么多天,我们小男巫勇利把这四个字记得无比牢固,顺便还亲自实践了一把。三杯下肚,维克托就明显的看到自家心上人的眼眸浮起潋滟的水光。
         酒真是个好东西,比哈利波特的吐真剂还好使。
         醉酒的小男巫和平常简直判若两人。此时的小人鱼正跨坐在维克托的大腿上,双颊生霞,明眸含水,两瓣红唇微微开合,呼出的热气全部打在了维克托的脖颈上。打了几声酒嗝,双臂一伸,搂住维克托的脖子就开始哼哼。一早就听说人鱼有着魅惑人心的能力,如今维克托算是真正体验了一把。喜欢的人正和自己紧密相贴,唇瓣贴在自己的耳边喃喃细语,怎么看都是花前月下,你侬我侬的经典恋爱场景。维克托王子觉得,这真是好极了,非常值得纪念一下。如果自己再哄多几句,说不定还可以先把洞房花烛夜过了。
        这边,维克托王子心里美滋滋的把算盘打得霹雳吧啦响,可那边的事实确实实在地把维克托气的都快哭了。喝醉酒的小人鱼勇利,坐在维克托身上一股脑儿的把所有的事儿都说得一清二楚。顺便还扭扭捏捏地表了个白:“唔……维,维克托……,你不要娶,娶那个公主嘛。我,我想和你……和你一直一直……唔,一直在一起嘛……”这表白听得维克托的心里乐开了花,捧住自家小人鱼的脸就猛亲几口。但那件要人鱼公主嫁给自己这件事儿,让维克托心里又惊又怒。自家心上人居然还是个会做魔药的小男巫就算了,这回上来居然是帮那劳什子公主找药材让她好将鱼尾变成腿来嫁给他?这真是……那万一要今晚没知道这事儿,他是不是就得失去他的心上人了?所以说,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管过程有多狗血。维克托笑着摇摇头,再次将吻印在心上人的眼帘:“小坏蛋,忘了我就算了,那么久都没想起我。还想让我娶别人?我可是喜欢了你整整20年啊。”

  20年前的缘起,被维克托细细的守护在了记忆的最深处。那年他尚且年幼,不知海边的危险,海风来袭时,他依然逗留在海边,海浪打来,他躲闪不及,被卷入其中。溺水的痛苦他一直记得,也因此他记得了他睁开双眼时,看到的那双灿若星辰的红棕眼眸,如玛瑙般艳丽。也记住了那和自己眼眸颜色一样的鱼尾。小小的心里,从此住进了一个同样小小的人鱼。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小维克托总会在夜晚跑到海边,看着那时同样小小的人鱼在礁石上看着月亮,唱着歌。泛着银光的鱼尾在水里一甩一甩地,晃花了他的眼镜。这一切,他都只敢偷偷地进行着,一开始是不敢置信,后来则是慢慢的喜欢上这种感觉,默默地看着他,听着他的歌声,仿佛就已经是永恒。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逐渐需要学习更多东西,能去海边的日子越来越少。直到他再次去到那里时,才发现他心爱的小人鱼已经不见踪影……而他,还未曾来得及,询问小人鱼的名字。直到20年后他终于见到了胜生勇利,见到了那双红棕色的双眸。直到那一天——
         那天维克托正陪着勇利走在林间的小道上。俩人一边走一边讨论着药材可能出现的地方。突然,勇利眸光一扫,看见了前方不远处隐藏在密林里的一汪清泉。勇利眼眸一亮,自从上岸以来,他已经将近有一周的时间不曾好好地舒展鱼尾泡在水里了。拉住维克托,勇利便说道:“维克托,我们今天晚上在这里住吧。我有点累了,想早点休息。”一路上快把勇利宠上天的维克托自然不会逆了勇利的心意,他笑着点点头,嘱咐勇利好好休息,自己跑到林间觅食去了。勇利看着维克托已经走进密林,就放心地来到泉边,一个鱼跃,将自己完完全全地没入泉水中。“哗啦”一声,打开了自己的鱼尾。其实,勇利的能力和别的人鱼有一定区别,否则,他也不可能成为人鱼族里的小男巫。他有一个别的人鱼都没有的力量:他可以不依靠药物就自由的转换自己的双腿和鱼尾。虽然,依靠药物也没差。好不容易碰到水的勇利开开心心地在泉里游了好几个来回。时不时从水中高高跃起,在空中弯成一个漂亮的弧形,然后再落入水中。时不时依在岸边,用鱼尾拍打着泉水。玩的尽兴的勇利没有听见维克托回来的声音,因此也就错过了正蹑手蹑脚回来准备给勇利一个惊喜的维克托。而此时维克托正看着那泉水里的人鱼激动的红了眼眶。内心里一直以来的疑问终于得到了应证:勇利真的是他20年前就一直放在心上的那个小人鱼,真的是他。那双红棕色的眼眸,在第一次见到时,就不断地给他带来熟悉感,心中一直有个声音在呼喊着,渴望着去接近勇利,去爱护勇利。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几分确定,但如今看到这蓝色的鱼尾,维克托彻底的放下了心,恨不得马上冲过去将自己的小人鱼搂紧怀里,再不分离。就在维克托正准备冲过去时,他突然顿住了:勇利未曾亲口告诉过自己是人鱼,而且看起来,勇利似乎已经忘记了救过自己的事情。贸然上前,可能会吓坏他的宝贝。于是,维克托又慢慢的收回了自己已经跨出去的脚步。转而清了清嗓,喊到:“勇利~我回来啦~你在哪里呀?”
         如今,维克托看着自己怀里喝醉的心上人,忍不住地将他紧紧地按入怀里,叹息一声:“小坏蛋,居然忘记我了?”
  后来?你问后来?哦,后来啊,看看童话故事绘本不就知道了?小美人鱼公主如愿的收到了那瓶魔药,成功的化成了人腿。当她满心欢喜的冲上岸想找那位俊美的王子结婚时,却发现,心上人结婚了,但新娘不是她。她愤恨的看着站在王子身边的勇利,气的直骂勇利是横刀夺爱等我邪恶男巫。结果,被她心目中的爱人黑着脸赶回了海里。她认为是勇利趁虚而入,却不知是她自己迟到了整整20年。再说,她和维克托王子之间可是什么都没来得及发生哦。当然也不肯能发生就是了,这一切不过是她自己的妄想。那双红棕色的眸子在维克托7岁时,就被牢牢的刻在自己的灵魂里,如同半边印记一般,只等着某一天,留下印记的主人能再次与自己相见 。而如今这个留下印记的主人不但来到他的身边,与他再次相见,而且还带着满腔的爱意 ,成为了他的新娘,与他携度余生。

评论(18)
热度(136)
 

© Aquila-Lyra | Powered by LOFTER